Xavior Spade: 誰怕暴露更多?[繁中譯文]

Updated: May 2

本譯文經原發表者 Xavior Spade 同意刊登,由 Calvin Sze 翻譯成繁體中文。原片片名為:I expose the real secrets of magic.....


來源:

我要跟你談談,我被揭穿了。( 同作:我被開化了。)


我真的很想跟你談談這議題,因為我已感到厭倦,我為經常聽到的歪理感到厭煩,魔術界看重的議題總是離不開對揭秘的討論。首先,我要澄清以下一些事,免得我們的對話糾纏於這些議題上。


第一:我絕不縱容盜竊魔術的行為,即是當我銷售我的產品,而又有人公然販售它時,我會先嘗試與對方接觸,如他們仍明知故犯,我便會認定那是竊賊所為。留意我說的是我會先試著與他們私下接觸,因為有時某人可能發明和生產了跟我的產品一樣的道具,而又未必發現它早已被發明。要把產品下架是很容易的事,然後他可以一切如常地過。或許他會向原作者道歉,或許他會與原作者一起繼續更多的開發工作,也就是說可以有多種解決方案。


第二:有些東西我是不會在網上教授、談論或「揭秘」的。這做法只限於我的個人偏好,而不是礙於任何教條所限。這純粹是我個人的斟酌,僅此而已。


我要事先聲明的就這兩點。


那麼,我們便可以集中討論魔術與揭密這議題。我會探討揭密是什麼、揭密的涵意、它未來的發展、它是好是壞以及它帶來的後果。這純屬個人意見,不平則鳴。如你持相反意見,歡迎你發表你的想法,甚或引發更多討論。我們可以和而不同,毋須針峰相對。我只會擺出一些事實作為理據,支持我的看法。


準備好了嗎?我們開始吧!


當我年少氣盛時,我做過很多輕狂的事,就在那時,有位仁兄變了個戲法給我看。他有沒有教我怎樣變呢?有。我有沒有付他錢?沒有。那就是說,他的做法本質上是向我揭密,因他願意 1) 變給我看;然後 2) 教我怎樣變,給我機會學,或是吸引我繼續學下去。他就是這個現在住在 LA,叫 Danny 的人,有時我還會邀請他在我的影像部落格裡客串,他也會為我拍照。他是專業的攝影師,我極力推介他給你們。他的 Instagram 帳號是:Magic_danny_ny (Magic Danny),不妨去看看吧!


言歸正傳,就在 Danny 向我揭密的那一分鐘,我發覺我的人生被扭轉了。那一刻雖已成為過去,但我現在深明如果他沒有向我揭密的話,我可能已經死去了,我可能因為當時捲入的勾當而令自己無法在這裡跟你說這番話。是他向我揭密而拯救了我,是真的。因此,Danny,你的大恩大德,我會一直銘記於心。


之後,他帶了我去一間魔術小店。在小店裡,由於我沒有多少金錢可以花在魔術上,於是我就努力模仿;而老闆就讓我把玩他的東西;他讓我看;讓我閱讀;有時他也教我一些魔術,他比 Danny 開始時教我的魔術還要多。他願意向我揭秘,而那造就了我的成長。


現在,我開始回饋大眾,當人們光顧小店時,我會給他們看好東西,長此以往,他們有些成了出色的魔術師;有些就另有發展,例如是開公司,但我們總算是共度了美好的時光。因為我願意向他們揭露魔術的原理,所以他們學到了嶄新的事物。我知道他們其中一些人以前在做和我一樣的勾當,是魔術幫了他們,沒有讓他們泥足深陷。換言之,魔術的揭密或許扶正了他們的生命,我認為是這樣的。他們有些人轉了去其他的範疇發展。如果魔術不適合他們,這是完全沒有問題的,但是他們有過機會嘗試,我很看重這點。


過了很多年,我的兩個學生,兩個相對年長的學生開了一所魔術公司。我是有與魔術公司合作的經驗的,因此我知道他們如何運作,這些公司說到底就是想提升自己的曝光率,因為一間公司不等同於魔術小店,它是公司。他們出盡渾身解數要令自己的公司在更多人面前曝光,用盡社交媒體、YouTube、Facebook 和電郵地址冊,但他們絕不會對那些光顧的人作任何審查,他們不會過問,然後說:「好,你想買那個的話,就得先回答我這個問題。」他們的唯一要求是光顧的人有張能付帳的信用卡。那麼,魔術公司「出賣秘密」和「出售秘密」的唯一差別就只是一個銅錢而已,一個銅錢讓一個行為變成可接受。


問題是:他們也送出免費的魔術教學。


Murphy's Magic 會因你輸入你的電郵地址而送你五個免費魔術教學。我和 Eric Jones 就這事談論過。他說:「不,不會吧!」後便離開了,於是我向他展示 Gregory Wilson 的 YouTube 專頁,Gregory 明言:「留下你的電郵地址,我便會教你五個免費的魔術。」這些魔術未必合浸淫過的魔術師的口味,它們是入門級的,是給從未學過魔術的人而設的。他們想向更多人揭露魔術的原理,好使人們會購買更多,甚或成為真正的魔術師。依我所見,因為這是商業機構所為,因此更像是以金錢掛帥的點子。


你看,魔術公司向人揭秘是可以接受的;Penn & Teller 向人揭秘及出售入門魔術道具套裝也是可以接受的;Blackstone 在他的盒裝麥片中送出魔術道具也是可以接受的。還有,在一些電視節目中,也有人教授魔術,他們展示魔術的各種原理:一步領先原則、各種數學原理、用餐巾 lap 叉子和如幽浮刀子的「隱形之手」原理等。他們揭破這些原理,換來一些回報。這些回報未必是實時的,它可能是收視率;或許是銷售率;也可能是吸引顧客再次光臨。


無論回報是什麼,事實是他們確實有這樣做,而從來沒有人要與他們過不去。可曾有人與 Blackstone 過不去? 可曾有人反對過 Penn & Teller?( 啊!的確是有人反對過他們。) 但是他們不會跟魔術表演過不去;他們不會跟 Murphy's Magic 過不去;他們不會跟免費送教學的魔術師過不去;他們不會跟我那送贈品的公司 ( Lost Art ) 過不去。他們唯一不滿的是我把魔術免費送出去的時候;他們不滿的是當我不問回報而這樣做的時候。但當魔術店這樣做時,或魔術大會這樣做時,不會有任何人提出不滿,因為在魔術學會、魔術店、魔術大會和魔術班,根本就不會有任何對魔術師能力的審查。你懂不懂魔術根本毫不重要,你只要懂得付錢就可以了。


如我跟一群人玩樂,而我又想變一個簡單的魔術給某人看,我便變給他看,我根本毋須問他是不是魔術師,我只需要變給他看。若他喜歡,他自自然然會想進一步了解,那麼他亦可成為魔術師。如果沒有人願意揭秘,他又怎能踏出這一步呢?


以我所見,這主張的最大反對者是那些魔術學會。魔術學會時常為魔術秘密被公諸於世而抗爭,他們認為魔術的秘密不應被暴露於人前。然而,他們忘記了的是他們每一個人都是因為某人首先願意向他們放棄魔術的秘密,他們最終才能夠成為會員的。現實是現在已經沒有魔術的秘密了,所謂的秘密都是用來販售的,每一個都是!你可以為金錢而出售它,也可以為了點擊率而出賣它,你可以為了吸引觀眾而出賣它,不論是為了你將來的一件產品鋪路,還是為了被推文,總之它是用來販售的,它的每一分、每一寸都是如此。這是真相,是事實。


另一方面,魔術學會正在式微,魔術學會的會員人數是有史以來的低,背後的原因是他們未能跟上時代的步伐。世界的潮流正在改變,我們做生意的形式和市場都已改變,但魔術學會就沒有變改。他們堅持己見、坐以待斃,說:「我們絕不會這樣這樣,我們不喜歡那樣那樣。」但他們引進的新人正正就在做這些事,而且他們仰望的強人也在做這些事。


如果你是職業魔術師,而你又想在大專院校表演,有些事是你需要的;如你想成為一位專業的商演魔術師,有些事是你需要的,有些事是你需要做的。當你想踏出這一步,當你想上電視和當顧問 ( 即他們所認定的「敵人」) 時,就有些事你必須要做。


對我來說,有些現象是十分可笑的。因為我很多好朋友都是當魔術顧問的,如 Daniel Garcia、Marcus Eddie、Garrett Thomas、Asad 等,他們全都是魔術顧問。然後他們又會被邀坐在演講廳,為那些常抱怨電視魔術很差勁的人作演說。他們創造了電視上的魔術,但當他們演說時,從來沒有魔術學會的人有膽量與他們對質,對他們直言電視魔術有多差勁。衝口而出的反而是:「Danny,你的表演真是精彩哦!我真的⋯⋯ 能看到你和那人的合作真是幸運,和布萊恩合作肯定是個非同凡響的經驗。這個那個⋯⋯ ( 一大堆廢話 ) 」「Garret Thomas,你真是厲害啊!我十分喜歡你在這個那個上的演出。」但他們不會說出他們在魔術學會裡曾說過的話,他們不會說出他們對那些想冒起的年青人說過的那些話,他們不會暢所欲言,更不會理直氣壯地面對面討論問題。


相反,他們會到網上,上網去為一個既愚蠢、又無謂的抗爭去集氣。他們上 Facebook;他們上Twitter,但他們不跟真人對話。取而代之的是,他們坐在一邊,說魔術應該被帶到現實世界,魔術應該是一對一、現場變的,他們說這種話,同時又不會在現實世界討論和解決他們的問題。他們不會實時、一對一地討論,都是在網上。當他們找到他們憤怒的源頭,便說:「這個人變的魔術真差勁,我要你們把這事揚開去。」然後群起而攻。那有多笨,有多荒謬!


Joshua Jay 寫過一本書,那本書在 Barnes & Nobles 出售,現在仍可以在 Amazon 找得到,那是一本能讓公眾買得到的書,裏面有很好很好的魔術教學。他向數以十萬計的人揭破了一些很厲害的魔術,但就沒有人圍攻他。還有一本書叫做 Klutz,那是一本我聽過很多人對我說「我是從這本書開始學習魔術的」書,然而那又沒有問題。Dummies' Guide To Magic 也沒有問題。Magic Kits、Fantasma 和 Penn & Teller 都出售魔術套裝;我肯定大衛高柏飛也出售自己的魔術套裝;Amazing Jonathan 也有魔術套裝;還有一些我認識的魔術師也有自己的魔術套裝,他們都沒有遭遇問題。魔術套裝就沒有問題,但是揭露你喜歡的魔術就有問題。那就是問題癥結所在!我們有一天都會壽終正寢,但自私到對他人說「你不能分享你喜歡的事物,因為我說我不想你這樣做」簡直是荒謬。


當我離開人世,我想魔術發展得更好,我希望人與人能分享他們的心頭好,就像我曾經能夠以多種方法與人分享我鍾愛的事物一樣。對某些觀眾,我只會分享我的表演;對另一些人,我更會分享我的方法和教他們變,同時我也從教學中學習,因此我們活在了同一個時空。對於任何會傳授他人秘技的人而言,他們也清楚明白一個道理,就是青出於藍勝於藍的道理,他們明白自己不是無所不知的,有時學生會靈機一觸想出、道出、變出見證奇蹟的時刻。然而,如你不願意分享交流,這些事都不會發生。


魔術根本就沒有秘密,所有秘密都是留來販售用的。問題是:你心裡的那個價是多少?令你願意「揭穿」魔術的那個價位是多少?令魔術暴光非壞事,向人透露魔術原理並不是件壞事。壞的是搞小圈子、自私自利、竊竊私語、不跟人分享、不求上進、不學無術,只因我們的自我中心驅使我們獨佔魔術,那就把魔術垮掉了。傳統的魔術學會正面對這困境,這就是它們式微的原因。


我不必每月付費談論魔術,我大可以致電一些朋友相聚,甚至每星期會面,說去就去。或許還有青年 Facebook 群組、Instagram 群組、Google Hangout、Skype 通話、Tinychat 和一些我也有參與的途徑供大家選擇。它們讓我認識了好些好朋友。他們在我缺乏金錢和其他途徑入魔術學會時陪伴我,好使我不用付費去讓人貶損我和全然否定我,免得有人對我說古代的偉人都是那樣變的、不是這樣變的,因此你不能改動甚麼。我有今天的進程因為我沒有參與他們的活動,反之,我參加的是個不一樣的體制。亦有青年人和較年長的人跟我說過,他們亦深明此道。


很多時,當我舉辦講座時,我會分享我的人生路,包括我走過不同的路。如果不是魔術揭密改變了我的人生,我很可能已死去。是魔術拯救了我,能夠有幸變魔術和表演,我領悟到一些全然不同的事理。它向我展示了一條明路;它令我明白我可以關心別人,不用傷害別人;它令我覺醒。


如果不是有人揭密,今天我會在哪兒呢?我不知道,但如果沒有人揭密,魔術又可以如何定位呢?由誰來決定誰才夠資格學習魔術?取得這些資格的條件又是甚麼?是甚麼使你贏得那優越地位,使人把雙提牌的魔術秘技賞賜給你?為什麼我所說的魔術羣體是那麼的自私?為何他們要自私呢?


每一個懂得魔術的人都是因為有人向他們揭秘才學懂魔術的,不然,他們不會學懂。如你不接受這事實,我欣賞你的頑強,但切莫貶損那些一心求進的人、那些嘗試不同方法的人。我在嘗試,Chris Ramsey、Alexandra、Asad ( 52Kards ) 和 Daniel Madison 亦然,我們都在嘗試,但是我們不能、也不會達到完美境界。我們不斷嘗試不同的方法,再接再厲,但我們不會抱怨,不會在網上、上 Facebook、上 Twitter 和上 Magic Café 抱怨。


當還未有人嘗試的時候,我們已在奮力嘗試。我們嘗試帶領潮流的方式,不會因為人們站在我們面前而有所不同。揭密並非壞事,揭密能帶來改變,即使只是替一個人帶來改變。然而,只因我教了某人怎樣做雙提牌,並不代表全世界所有人都會知道雙提牌是什麼。


我會以以下這段話作結,好嗎?


任何一個人都能夠學習烹飪,但是要成為出色的廚師需要更多的技巧,他的認知需要達到更高的境界,這境界是絕大多數的人達不到的。烹飪如此,魔術亦然:任何一個人都能夠變一兩個把戲,但要當上出色、偉大的魔術師,就需要把對魔術的認知提升到一個更高的層次,能達到這層次的人也是寥寥無幾。只因我懂得變一兩個小把戲,做一兩個秘密動作,我也未必能成為魔術師,就好比學會了如何切菜,學會了如何把食物加熱,我也並未真正成為一位廚師。


工具只是工具,我能夠畫畫,但我未必是一位畫家。有時,向人展示有什麼工具可供選用,對於某些人而言,是很有意義的,比你那個常跟你說誰才有資格學你心愛的魔術的心魔更有意義。

blablablog.net

since 2018 by Calvin Sz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