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風飄:法式落下 (French Drop) 之再思

Updated: Apr 24


任何一位掌握了一招半式硬幣魔術的魔術師都應問自己:究竟在觀眾的腦海裡正在發生甚麼事?這些都是我們能夠根據觀眾的心理需要所作的合理假設,而我們應因應這些需要而設計簡潔且強而有力的流程。觀眾大多期望被逗樂,即期待被魔術師的能力稍為震懾。當他們觀看表演時,他們會評估魔術師的熱誠和使出渾身解數的能力,以及他能力的寬廣度和大小,從而為那個小小的歷險記給出一個總分。因此,即使是如法式落下那麼簡單的小魔術,都應由一個主題和隨之衍生的對白、驚喜和挑起情感的元素支撐起來。無論這些要素呈現得多麼簡單,它們是有存在價值的,由魔術師的動作編排、錯引和說故事的技巧傳遞給觀眾。


透過探索觀眾對魔術表演作的假設,我們有望改正表演中的錯誤和瞭解到流程可能缺少了甚麼。當初學者使出法式落下時,他們很經常以把硬幣煞有介事地放置在 Spellbound 位置作開場。雙手異常的硬度和把硬幣置於一個特定位置給觀眾留下魔術師或許正在出術,甚或使用道具的印象。每當我觀看那些寵物主人向寵物表演法式落下的瘋傳影片時,都會不期然地懷疑他們正準備把硬幣安裝在一條隱形拉帶上。準備動作早在效果出現前,已降低了整個效果的震撼力,因為它彷彿在暗示一個根本不存在的道具正被使用。


隨心的魔術效果的優勢是即使是有心搞破壞的觀眾也能看得出它的悠閒感。無論是被邀請還是主動拿出自己的錢幣來測試魔術師的應變能力,當觀眾給你硬幣時,他們認定這個魔術是自然和公平的。把硬幣置於 Spellbound 位置的動作一定要由劇情掩護,以維持這種自然的觀感。要令劇情合情合理,應先訂出一個主題。我最愛的主題是 sucker effect,它很多時被誤解,對於專業魔術師亦有此情況。


好的 sucker effect 是友善的及以默契為基礎的。對我來說,它包含我給觀眾的邀請函,邀請他們與我一起經歷魔術效果的試驗過程和成敗,由享受失敗帶來的沮喪感,一直到達成終極目標。常言道:「不要嘗試變得有趣,要為自己做的事感興趣。」一開始,我聲稱要以催眠術來把硬幣看似變大來提升觀眾的期望;接著把硬幣拿在上下反轉的 Spellbound 位置,把手提升到和眼睛水平的高度,再把硬幣移向和移離觀眾的眼球,兌現承諾,給他們一個驚喜。當我喃喃自語「變大、變小⋯⋯」並彷彿被自己的語言藝術迷住時,觀眾對我魔術的期望下跌。他們雖發現自己做了個傻傻的決定對我投以信任,但此刻真正的傻子其實是我。


動作層面上,這編排滿足了好幾個錯引原則。第一,運用 Spellbound 位置時有了實質意義,它是用來「變大」硬幣的展示手法。第二,on-beat 和 off-beat 的時刻由手的升降以及身體姿勢和我與觀眾之間的距離的調節清晰界定,以致關鍵動作能得到適度的注意力。第三,視覺框架在把硬幣提升到與眼球水平高度時也被劃出了。第四,觀眾的親密空間被不知不覺地侵入,這方便了我把手垂下;移離設立了的視覺框架並收好硬幣。


在做完「拿取」硬幣的動作後,拿著假想幣時要拿得像真幣,這意味著你的手指要直、要平,並保持打開,手指指向天;稍為形容一下你對「它」做了甚麼和打算做些甚麼,你便以語言暗示了硬幣還在手中。這可被稱為「形態維持」和「時間錯引」。只要你的手還未合上,觀眾都不會把那一秒看成為魔術效果關鍵動作發生的時刻。把硬幣收好以後,把假想幣放入另一隻手中,這動作叫做「模擬」。最後,以雙手把假想幣掐成塵垢,並讓它隨風飄。

blablablog.net

since 2018 by Calvin Sz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