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倫·布朗:犧牲》 (Derren Brown: Sacrifice) 就好比《你會怎樣做?》(What Would You Do?) 配完美教案

Updated: May 2


總覽:如果有人問,在這電視節目會有甚麼好戲上演,我就會指出,達倫·布朗的厲害之處,是他能以影像完美演繹他的立論。

先容我揭曉在節目尾聲會有甚麼事情發生:一個大男人會在他的妻子安慰下淚流滿面。然而,這並非故事的全貌,他絕非一個懦夫,而是個頂天立地的大丈夫。《犧牲》無論在知識層面,還是在情感的層面,都是那麼的活潑和豐富。看了,你會驚嘆,原來只要充分利用基本的心理學原理,就可以在不知不覺間完全扭轉另一個人心中根深蒂固的信條。參加實驗者的眼淚意味著他放棄自己對弱勢社羣的傲慢與偏見,然後展現人性光輝的一面。


這是如假包換的魔術節目嗎?

看過達倫·布朗表演的觀眾,或會知道他是個在過去二十多年來活躍於英、美大氣電波和多個大舞台的魔術家,你們或會因而假設他會在節目大顯身手。有一點我要指出:在魔術效果的分類中,蛻變是個極重要的效果,亦是在上兩個世紀十分活躍的霍廸尼 (Harry Houdini) 大師的拿手絕活。而達倫·布朗所安排的蛻變效果是內在的,他顛覆了Phil的內心世界。


在你上谷歌搜秘之前,先看完以下這段:

要窺探這一小時的魔幻蛻變背後運用的原理,你不必上網搜索;我亦毋須揭秘,因為布朗已在節目中為大家逐一講解。然而,這並不表示我們可以肆意抄襲他的人氣節目,除非你有自己的建築工人、專業演員和特技專家,那就作別論。可喜的是,布朗與你我分享了他採用的心理學原理,解釋自己是如何引導參加者Phil及建構為Phil而設、獨一無二的教案。以上所提及的原理分別是:安慰劑效應 (placebo effect) 和古典制約 (classical conditioning),還有向參加者Phil揭露他的DNA測試結果以左右他對自己和別人的看法,以及安排Phil參與一個培養與陌生人建立聯繫的同理心實驗,這一切工夫都是為Phil的終極測試作充分準備。他的終極考驗正正是要他在面對一個像美國實況節目《你會怎樣做?》(What Would You Do?) 裡的情境時,作出最為人性化的表現。而這次,布朗為Phil所設立的虛擬情境,是有史以來最震撼的。


教案的終極目的是甚麼?那就不得不從那編造的晶片說起:

科技日新月異,我們預期人工智能終會駕馭人類、掌控未來。機械人和超級電腦會持續掘起,並能讀懂人心和直接向我們的大腦植入思想。在當今一位相當富影響力的魔術大師Teller與一組領先潮流的神經科學家合作後,指出即使是頂尖的神經科學家也應向魔術界的文獻借鏡,因後者已積累了數個世紀研究人類思維模式的實驗結果,科學家因此毋須從零開始探索。當科技發展一日千里的同時,我們應不忘那人類不變的本質,珍而重之。不論人類的靈魂存在與否,都不是那個假晶片為Phil帶來思想上的改變,他的改變實是源自塑造他意識的各種價值。即使如此,我仍認為以植入晶片來把布朗要表達的訊息形象化,是最好的鋪排。


植入晶片是向Phil灌輸英雄氣概和仁心的象徵。值得留意的是Phil的名字,亦恰巧代表了我們的人生哲學 (philosophy) 一詞。在布朗的字典裡,要成為英雄豪傑,就必先有所醒悟,結合無懼世事的氣魄和同理心。真正被植入Phil的,其實是透過他感官習得的品德。


關於達倫·布朗:

布朗一向都有在他的表演節目裡明示他那鮮明的無神論立場;同時,他的前基督徒身分和對奇人異事抱懷疑態度的堅持,促成他成為成功的哲學家、作家和才子,在電視圈持續反傳統和創新。作為前基督徒,作的作品帶有強烈的天啓色彩。在他的作品集裡,他致力展示人類光芒四射的品質;他亦堅信你我能在此時此刻相遇上 (如你我能同時生於世上,你能讀到我的文章,我的文章能被你閱讀) 是一種緣份,一個奇蹟。


當故事的主人翁Phil站在崖邊時,他體驗到兩股無形的力量在他的思想裡角力,是要向前踏出信心的一步,還是要後退?那好比哈姆雷特的內心掙扎。這掙扎固然不是天使與魔鬼之戰役,也不是由Phil頸上的晶片所引發的作用力,而是他內心的自我掙扎和相反信念的互相衝突。布朗雖不信靈界爭戰,但他深知內心衝突在劇作裡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


在大事鋪張一番後,Phil並非因對任何上帝的順服而奉獻自己的生命。布朗隱晦地向觀眾展示了無神論者的道德觀比基督教徒的有過之而無不及。Phil無任何道德包袱,他缺乏對上帝和對永死地獄的懼怕,但無懼的他有的是同理心,以及當刻湧上心頭的腎上腺素。


《犧牲》對我帶來何種意義?

從今天起,你可以以一個全新的眼光看待自己。那既不是要你妄想自己後天會飛黃騰達,也絕非要你獲取掌控別人思想的超能力,而是要讓你內在的那個「你」應運而生。「你」不用再為自身和地域建築起拒人千里的圍牆。



blablablog.net

since 2018 by Calvin Sz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