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教育] 孩子迷信怎麼辦?(一)

Updated: Apr 24

作者簡介:註冊教師,2013年獲教育局頒授教師語文能力嘉許狀 (英文),平日喜歡閒在家中上 YouTube 尋幽探秘,上街瘋狂 window shopping,年事已高但一事無成,擅長紙上談兵,是有自信的獨男。


近日肺炎病毒肆虐,除添置必需品外,大家都寧可一家大小宅在家,苦中作樂。當子女乖巧地完成了由學校分發的網上習作後,家長可能會獎勵他們上其他網站輕鬆一下,滿足好奇心。是拓寬眼界也好;是娛樂也好,網上世界的資訊千奇百趣,琳琅滿目,總之就是怎麼看都看不完。你想得出與想不出的題材,由生活科學教室到免費莎士比亞歌劇;由 DIY 手作到國際關係,只要有平板、手機,便一機在手,世界通行。

這些家家自我隔離的時光,孩子學到的課程以內的和課外的知識的質量如何,取決於多個因素,包括他們的語文能力、組織力、資訊科技素養、批判思維能力等因素,這些因素即我們常說的自主學習能力,要靠平日好好培養。

然而,當子女接觸到網上網下的迷信謠傳、怪力亂神的資訊,那正正是考驗孩子獨立思考的時刻,亦是家長藉打開話題鼓勵孩子表達想法、瞭解子女的思維、訓練孩子理解、分析和表達能力的契機。有些家長不以為然,覺得孩子喜歡看、喜歡聽以鬼故、玄學等題材的媒體,是小事一樁,且與發展學習能力扯不上半點關係;亦有家長一刀切,藉禁止孩子接觸一切不良資訊來避免他們受誤導,但所謂「不良資訊」與「迷信」的思想又應如何界定呢?孩子是否懂得分辨成為致勝關鍵。我在此舉出兩宗事例,說明家長有責任留意孩子接觸迷信思想後有沒有產生負面影響,以致情況會否到達令人擔心的地步;更要進一步主動與孩子討論和批評迷信議題,能有效提升孩子的資訊科技素養和批判思考能力。

第一宗事例:有小六學生看完斷定在山上迷路是被困在「結界」的 YouTube 片段,於是認為在童軍旅行時手機訊號中斷的最佳解釋方法是大伙兒被吸入了「二次元空間」,因此只有死路一條,放棄思考學過的求生技能,反而傾向尋求不合邏輯的解決方案,以為靜坐、睡眠後進入夢境會得到啟示。如果相同情況發生在你的孩子身上,你可能會質疑自己為何不在平日多下功夫,騰出時間和他們多交流、討論,引導他們多思考、分析,以免亂信謠傳。當某種思想慢慢滲透子女的腦袋,家長需要果斷地介入,事前更要與孩子訂立和說明一些干預原則。

第二個例子說明的不但是家長有介入孩子網上瀏覽時段的責任,還可善用與孩子的討論時段積極培養他們各方面的能力。前港督彭定康就曾在回老家後以大學校長身份在牛津大學主持宗教學者與無神論學者之間的學術辯論。這種以宗教和科學為題的辯論在西方學界並非單一例子,而是常態。談論某某說法是否迷信,還是有益,需要懂得運用邏輯、論證過程,交流時還要聆聽理解力和表述的技巧,直接關係到正反雙方的語文程度、數學邏輯和推理能力。家長常以努力加班,然後把辛勞賺回來的錢花在讓子女上補習班、買精讀教材、報讀才藝班催谷孩子學習,或限制他們的上網時間,但又有沒有想過自己還可透過與孩子多相處、多討論富爭議性的話題來建立孩子的各種自學能力?

為「迷信」下定義有一定難度,當丈夫認為某想法是迷信,妻子可能認為它只是無傷大雅的信仰,兩人未必每次都能取得共識。每個人信仰不同宗教的權利都應受到尊重;每個人對不同事物都會有自己的理解和觀點,小孩子亦然。當他們開始形成自己的想法,家長的角色並非要一刀切,要求他們和自己的看法一模一樣,而是要向他們解釋甚麼時候家長會介入和他們傾談,以及介入的理據和形式;以致何時孩子可享有一定的自主,決定自己接觸甚麼類型的資訊。

當某種想法會對子女的生命、健康和智性發展構成威脅,姑勿論這想法是否應被界定為「迷信」,家長也有權利和義務來干預子女的行為。例如孩子信仰的宗教禁止信徒在遭遇意外時接受輸血,認為這是上帝所不悅的,身為家長便應運用自己的權威來要求孩子給出一個合理的交代。又例如某某團體要求會員絕對服從,不能質疑領袖的決定,並要他們與親朋好友斷絕來往,子女加入了該團體,家長便要考慮向外界求助。又例如某某影片鼓勵自殺風氣,家長發現子女曾看過有關視頻,便可打開話題,先瞭解孩子對短片的看法,再作回應。

當子女在媒體尋得某某靈異節目,與大家獵奇探秘,家長便可根據以上的原則,向孩子提供適度的輔導。而當你等到某天,發現子女對迷信思想漸漸產生了抗體,甚或懂得如何批判有害的謠言,家長便可考慮進一步放手,讓孩子有更大的空間去尋找資訊。子女不會一步登天,但你會留意到在子女身上所下的功夫,是否正在引導他們藉篩選、評價資訊來發展自己的自學能力。

[下集預告]:如何運用與子女談「迷信」議題的策略和技巧來引導他們發展自學能力?

blablablog.net

since 2018 by Calvin Sz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