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魔術背後的心理學:對Piff the Magic Dragon的個案研究

Updated: Jul 14, 2019

先此聲明

這篇文章是針對 Piff the Magic Dragon (下稱「魔法龍寶寶」) 表演風格的獨立個案研究。之所以說是獨立研究,是因為我從未上過魔法龍寶寶本尊的課,因此我也不肯定他曾否向他的追隨者解釋過他的搞鬼劇本背後的創作原理。雖然我知道他的角色是在一次派對上不經意地生成的,但他如何以他的戲劇知識把劇本完善就未有聽說過。那就是說如我的解讀果真跟他可能作過的解釋吻合,那你也要先看看我是怎麼達到我的立論的,你就會知道我不是派了奸細到他身邊探了他的口風,然後在這邊搞破壞。我解讀魔法龍寶寶的表演風格,當然不是為了滿足那些不懷好意的滋事者的好奇心,也不是想任何人抄襲他的表演。我是希望刺激你思考,如何能套用理論,在你自己的喜劇魔術 (或魔術喜劇) 的基礎上更上一層樓。


摘要

當我搜羅可為魔術師所用的搞笑策略時,綜合了幽默政治家常用的技巧;這些理論更牽引了我向心理學家對令人發笑事物的研究借鏡。然後,我會探究如何利用這些已被確認的人類思考模式來編寫有趣的劇本,以及為魔術師建立鮮明的喜劇形象。


在我們讓心理學的力量煥發之前,容我先提醒大家不要偏離作為魔術師的方向和目標,那是遠遠超過運用雙關語和笑料所能作的,我們要集中為我們的魔術表演設計令人讚歎和抱腹大笑的時刻。我們不單倚靠把一張搞笑臉和一些強勁的魔術串連起來而當成自己已達成了這目的,而是要把所有元素結合成一個既精警、又夠複雜的故事結構。


因此我會在分享個案研究成果前先匯報以下三點:1) 解釋一下心理學家的相關發現;2) 探討這些實驗結果可怎樣被喜劇魔術師所取用;及 3) 分析是甚麼構成一個喜劇魔術師的形象。我會嘗試向你展示我的最後一點是如何完善了一個為魔術愛好者所熟悉的戲劇框架。最後我才會以魔法龍寶寶的成功例子測試一下我的理論是否合理。事實上,是龍寶寶啓發了我完成這個框架的。


第一站:政治家和喜劇演員都使用的技巧

我對製造幽默時刻的探究旅程的第一站是政治家的幽默。大部分的政客都是喜怒不形於色的,不過當中的政治家都有能力在必要時運用他們的才智嘲弄他們的兢敵。他們的幽默強到一個點,他們根本毋須以嬉皮笑臉來爭取群眾的認同,觀眾自自然然便會會心一笑。對於邱吉爾和林肯,用一句說話中止一場將會是潑婦罵街的口角簡直是易如反掌,他們玩弄的正正是對於政治家而言如同生命般重要的東西,那就是「面子的調控」。正因面子是信譽度的虛擬貨幣,調控它就能營造一切戲劇效果,包括營造搞笑的氣氛。


邱吉爾因牙尖嘴利而聞名,口舌不饒人的例子在英國家傳戶曉。一次,有位女政客嘲笑他「醉到令人嘔心」,暗諷他的決策能力。他立刻回敬那位女士,說她才是「醜陋到令人嘔心」,暗示她的卑鄙程度。他補充,即使過一天,待他酒醒,她依舊會是長得那麼醜。


林肯面對挑釁的回應也是一絕,與邱吉爾不同的是他不必咄咄逼人也可退敵。當他被批評「人前人後兩張臉」時,他以無奈地承認自己只有一張天生的醜臉來否證指控。


在以上的例子裡,邱吉爾以取笑他的死對頭來顯出他的聰明才智,林肯則以自嘲來煽動群眾化解僵局。在兩個例子中,他們都以極簡短的對話製造出滑稽的時刻,這就值得魔術師關注了,因為我們都以在短時間內溶化觀眾的心為己任。要進一步拆解他們套用了何種公式,就須借用政客另一常用的技倆,我說的是「期望管理」。


一開始,那位向邱吉爾挑戰的女士使觀眾以為他出現了必須立即挽救的信譽危機,但邱吉爾從容地帶出那位女士自身要面對的問題。他指她長得醜陋,使她形象插水。政客稱這手段為「分散注意」;魔術師稱它為「錯引」;但生得醜的人只能「面對現實」。


我們或可把面子看成一個向兩端伸延的軸:「好看」相對「難看」。林肯非以道歉來解決問題,那只會令人降低對他的期望。他也並未長篇大論地為自己辯護,因為那樣太浪費時間了。相反,他以玩文字遊戲來脫險,看中了 face 可同時解作「假面具」及「長相」的特性。他不惜犧牲自我形象來維護自己的道德聲譽,同時引來哄堂大笑。政治家的道德觀念並非我集中要討論的,我是想借用他們的贏顏面和故意丟臉的策略來加強魔術表演的喜劇感。


套用魔術的術語,邱吉爾的角色風格就好比「殺手」,而林肯的就像「受害者」。TOPAS 在 Presentation Secrets 一書裡建議魔術師結合兩者作表演。一旦我們明白是對觀眾期望的管理和對現實的描畫在起作用,我們就不難想出可如何結合兩者和應在何時轉換角色風格。你可以昇華你的魔術效果,使自己顯得更帥氣,又可以假裝蠢鈍、拋磚引玉,然後把形勢逆轉,甚或來個兩連敗,慘淡收場。就讓你的觀眾猜猜你每場面子遊戲的劇情發展吧!


第二站:心理學

當我搜索了心理學家對幽默的解讀時,確認了我以期望管理來理解有趣事物的假設。在70年代,Lambert Deckers 教授在 Ball State University 發表了學術文章,指出人們覺得事物有多好笑是取決於人們心中的期望和現實之間的不協調的程度。他進行的實驗,請了參加者先以目測估計物件的重量,再讓他們身體力行感覺物件的真正重量,令他們出乎意料,這跟一些有趣的魔術表演不謀而合,新鮮出爐的例子有 Issy Simpson 妹妹在《全英一叮》的表演。


我閱讀了這個實驗引發的一連串相關實驗結果的文章,綜合出一些構成笑料的必要條件。第一個條件是受眾的期望與現實之間的不協調程度 (和轉化的方向),可分為兩類型:你可以觸動兩個截然不同但還是可共融的基模 (schemas),亦可以選擇以事實推翻先前被認定的狀況。脫口秀達人以語帶雙關帶動氣氛,就是前者的典型例子;後者的例子就是讓故事的結局完全出乎預期製造滑稽笑料。然而,魔術師比脫口秀達人有著比言辭和表情更多元的選擇來營造喜劇效果。我會在下一站詳述這點。


第二個製造笑料的必要條件是笑料本身要真的反映現實,要在意料之外,但亦必須在情理以內。在臉書上,不難找到一大埋魔術師的日常,可加以善用。最後的一個條件是營造「好玩」的氣氛,即是不會讓人感到受威脅的環境。這就意味著當你說笑時,你可以刻意在故事中加上或多或少的嚇人的感覺,直至故事大意差不多說好了,才移除當中的驚嚇成分,那麼你便能決定在那一瞬間一次過觸發觀眾的笑聲。


第三站:分拆搞笑魔術師的身份

這部分是我重複看魔法龍寶寶的演出後,被深深啟發而想到的。在我簡易的「帥氣對愚鈍」光譜之上,還有向上發展的空間,更有著時間上的轉移。


在模型的冰山頂處,觀眾目睹喜劇魔術師的外表,包括他的表情和站姿,還有他是否有梳洗和怎樣打扮;他們會根據魔術師說的話和態度衡量他。在海平面以下隱藏著一些不可見的東西,觀眾會對喜劇魔術師的故事角色 (character)、表演人格 (persona)、工作岡位 (roles) 和各種身份 (identities) 都產生印象。這四種身份角色可以互相切割、自成一格,而觀眾會根據所見判別它們是否相互吻合。如要炮製歡喜時刻,可從身份角色的其中一層跳往另一層,就如在同一層的尺度上橫向調整一樣有效。再深一層,所謂的時間上的轉移,我是指某一搞笑時刻也會令觀眾產生若干預期,魔術師善加利用這現象,每次都引領觀眾走不同的彎路,便能接二連三地把氣氛推到頂峯。


我會以實例來闡明上段所述的框架。2014年的印度電影《PK》中有經典一幕,一位新聞報導員穿著棕色西裝一本正經地做訪談節目。節目完結時,他步下台階與下屬傾談。觀眾會預期他穿的是帥氣的西裝,但他下身實際穿著的是鬆動的運動褲,使他顯得笨拙,或不再英姿勃勃。這就是個在外觀的橫軸線上轉移的實例。


在模型中上下移動的例子,可選我在表演中曾說過的台詞。那次,一個身份地位比我高的觀眾被我邀請上台當助手,但他開始想助我一臂之力,搞起笑來。我裝作緊張,發他牢騷:「但綵排時,你都沒有跟我預演過這一句的!」那句話否定了我之前說我們之間沒有任何預先安排的聲明,令我顯得愚笨,是利用了突然跳出故事角色和表演人格的策略製造笑料,當時我像是在商言商,求主辦單位格外開恩。


目的地:個案研究

龍寶寶穿著魔法龍套裝,步入射燈下,但他有著一副深深不忿的模樣。一臉倦容的他,像個厭倦了工作的失意商人,剛走進了一間無人問津的小酒吧。然而,他的外表很是奇怪,他那塊鬍子未剃好、滿臉愁容的方形臉被那亮麗綠的龍寶寶服飾包裹著,總是有些不對勁。他說不上是笨,倒是有幾分可悲。


聰明的觀眾留意到他的外觀,加以詮譯。以兒童派對的標準,他全然失敗,因他未有把握第一時機逗小孩開心。他們之所以對他失望,皆因他們還未發現龍寶寶的精緻鋪排。然而,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他成功令觀眾對他的期望落空,從他那個不三不四的外表,以及他應該飾演的故事角色 (魔法龍寶寶) 與他的表演人格 (飾演魔法龍寶寶那位魔術師) 之間的重大距離可見一斑;這些潛在的搞笑因素都被他故意流露的幾分敵意按捺著,只是一觸即發,欠的只是一個畫龍點睛的人名。


「我叫 Piff the Magic Dragon,(稍作停頓) 你或許已聽說過我老哥的名字 (稍作停頓) 阿強。」


他從字裡行間帶出了他的另一身份,他是阿強的弟弟。觀眾頓時留意到他在家庭中和社會上的角色和責任,大概他在努力盡責時有些力有不逮。他剛才演繹的失敗、他失敗的人格預設和他的穿著與表達之間的距離在當刻圓滿地塑造他鮮明的弟弟形象和公民形像。無論是觀眾還是評判都以為他的老哥叫 Puff (註:Puff 是冒險故事中魔法龍的典型),那時卻從魔法世界中折返。「阿強」(原作 Steve) 成了指揮觀眾爆笑的暗示。雖然他一直不像個專業的魔術師或演員,但原來他從未想過要裝神弄鬼,直率地承認了自己的失敗。每層角色身份之間的相異之處就在那刻變得合情合理,因此他是盡用了相容基模和不相容基模。


在魔法龍寶寶第二次在《全美一叮》遴選節目中現身時,他首先以「500美元」來介紹他的街頭表演摺枱。縱然評判都已看過他先前表現出的故事角色和表演人格,但他們還是首次發現他那神氣的「道具收藏家」角色。接著,他指向他的小狗 Mr Piffles,那就塑造了他愛狗的形象。但當他以「1,200美元」來介紹他的愛狗時,他的形象就變得市儈,沒有那麼充滿愛心了。當受眾對他的魔術師角色略感懷疑時,他不為意地打了個噴嚏,更不小心噴了火,令大家樂在其中;當大家以為這是表演的最大轉捩時,他以「74美元」揭露他的隱性道具的價格,以同一愚笨手段再次捉弄了聰明的觀眾。


再多說幾句就告一段落⋯⋯

你可善用以上的框架,設計符合自己風格的劇本,甚或運用原理即席發揮。可以的話,請你在此與大家分享成果。


即使你不是變喜劇魔術,而是以魔術來點綴你的喜劇,你選變的魔術自然不會是效果最強的那些,但是你已明白魔法龍寶寶之所以鶴立雞群,依仗的也不單是最強的魔術技巧。一個掌握觀眾心理和觀眾管理的小丑,定能以超凡的表演和互動能力為羣眾帶來歡樂和驚嘆的感覺。你也來樂在其中吧!



blablablog.net

since 2018 by Calvin Sz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