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手小搞作:令女生又驚又喜的生活化魔術

「這是我見過最愚蠢的事中的其中一件。」-這是 David Letterman 在他的 Late Show 裏看畢這個由 Michael Ammar 發揚光大的魔術後,不能自已地笑著,給對方的讚許。


這個稱為「小手」(The Little Hand) 的魔術,魔術同好大多懂得其原理,但以下為各位介紹的演法和引出的觀眾反應,則未必那麼常見。一般來說,當你變完這個魔術後,圍觀的人會有一陣被逗樂的治癒感,甚或歡喜若狂。然而,一直有人嘗試把這魔術改編,例如 Michael Ammar 身為發明這個小手魔術的大師,就用過穿上西裝外套的小手來演,也用過 Marvel 中的 Thanos 穿戴的無限手套來演。其他人則試過用照片或手機屏幕來作引子,讓小手從靜態圖像裏伸出來取走硬幣。


我也有個奇特的想法:我們能否在變這個魔術時,引起觀眾「感到愚蠢和搞笑」以外的情感反應呢?如果我想令看的人產生驚嚇的感覺,是否單純的把小手道具塗抹成鬼手,再配以鬼娃娃的圖像表演呢?那當然是個不錯的選擇,但我也可以更進一步,充份運用編寫劇本 (script) 和對白 (patter) 的技巧,取信於觀眾。


首先,我聯想到要把變小手魔術的目標定作引起觀眾「驚」和「喜」的混合情緒反應,因為我不大傾向以單一情緒為遊說目標。比方說,那個在觀眾手上變出蜘蛛的小魔術 (My Pet Boris,前身是 The Web,亦是由 Michael Ammar 發揚光大的),對方看完不禁大叫和發狂,甚或給你一記耳光,現場不知來龍去脈的人可能會有所誤會,因此我也不肯定是否單純地把觀眾嚇得半死不活,就是我最欣賞的魔術。在編寫劇本或對白時,應注意到驚和喜交集方為驚喜的道理。於是我先問自己:有甚麼能令女生一聽到就既驚且喜呢?


其中一個普遍成立的情況,是當女生收到自己意外懷孕的消息的瞬間,一方面當時人是失卻了預算,驚惶失措;另一方面,她又好奇腹中胎兒會是淘氣的男孩還是愛美的女孩,憧憬他聽教聽話,猜想他長大後當甚麼職業等。因此,我選擇以一些與女生切身相關的問題帶出我的劇本,先問她喜不喜歡生小朋友,若是喜歡,希望生男還是生女;若不喜歡,是否因為擔心孩子會學不懂未雨綢繆,如此這般的話題。


當話題建立了起來,我會提出一個育兒挑戰,即如何從小培養孩子有良好的理財觀念,預設答案是每天給予孩子零用錢,教育他養成儲蓄習慣。接下來問觀眾何時才是教育孩子的最佳時機,觀眾大多會答是「越早越好」,我就肯定他的回答,順勢說「最好從胎教做起」。一邊說,就一邊拿出五毫硬幣,放在目標觀眾纖腰前,說:「早上給他五毫,下午再給他五毫,他就儲起了一元。不到兩個星期,他就可以到特賣場上選購他的第一份禮物了。」


我以單手放在對方的腰間,目的是要略為入侵對方 (異性) 的親密空間 (intimate space),讓她的不適感在不知不覺間逐漸降至最低,以致於當我作出變小手時的雙手向她靠攏的動作時,更有把握被接受。還有一點要注意的是:千萬不要直接說對方懷了孕,令對方完全地覺得你在瞎扯。反之,要以旁敲側擊,以暗示 (suggestion) 和預先假定 (presupposition) 的方法令對方有所聯想。


最後,展示和彈一下硬幣,把它放好位置,再問觀眾記不記得要培養孩子甚麼品德。當她回答你時,她能目睹胎兒的小手從自己纖腰前伸出,並取去硬幣,既驚且喜。此時,我傾向用 Gregory Wilson 的 All-Around Vanish 作調整和清理。

blablablog.net

since 2018 by Calvin Sz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