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David Stone的錢幣魔術中體現Jon Allen的錯引原理

不久之前上了 Jon Allen 的課,他提出了一個重要的錯引原理:當你想你的觀眾對某樣東西特別留神時,你就要對他說你會引開他的注意力。


作為錢幣魔術師,我們恆常要達到兩個目的。第一,我們想把觀眾的注意力聚焦在做模擬動作 (simulation) 的手上;第二,我們想令觀眾對做反模擬狀態 (dissimulation) 的手不那麼注意。即使是五歲的小孩,只要他看過一個做得不太好的法式落下 (French Drop),就會牢記一個原理,就是如果錢幣不在魔術師的一隻手,那麼它就一定已經不知不覺地落入了另一隻手了。我們作為魔術師,已經發展出一系列的物理原理工具 (即各種手法)、影響思維模式的工具 (即 subtleties) 來打破這個定律。在此,我會和大家討論一下一個十分厲害的語言工具 (即 patter) 來誘導我們的觀眾。


我取用的例子是大衛.石頭 (David Stone) 的經典流程 Never 2 without 4。無論這個流程建構得有多細緻,對於一些具有批判思維的觀眾來說,它仍是有一些瑕疵的。我比較過採用以下介紹的 patter 和不用它的分別,發現這個不經意的抉擇對表演效果帶來很大的區別。在一次試演中,我的宅男數學家朋友在腦海裏記下了我的每一個動作,然後他向我指出我做了一些「不必要的動作」。縱使他不知道這些動作是如何支撐整個流程,他認定了它們就是流程的關鍵。他所說的是我把一個錢幣丟在另一個錢幣上,以製造一下清脆的聲音;以及我把第四個錢幣放回右手,更將它放回桌上,而沒有真正地把它變走。


要強化這些弱點,我在下一個表演中開宗明義地向觀眾說明我將會向他們「示範錯誤引導」,一般觀眾會以為我所說的是「引開他們的注意」。他們因不想被愚弄,當我指向那些放在桌子上的錢幣,請他們移開視線時,反而會對我做模擬動作的手更感興趣。他們越是聚精會神,我就越容易令他們在不為意 (offbeat) 時把視線移開。


因為第一次我成功捉弄了他們,所以他們會兵不厭詐,絕不會讓我再一次以同樣的手法得呈。他們定必更加聚精會神,這就給予我把兩個錢幣合理地碰上的機會,因為我想以聲音吸引他們再次把視線移離。


當我把第四個錢幣移到右手,放回桌上時,觀眾會自然地把視線跟着錢幣而移動。這時,我會向他們指出我又一次令他們不再注視我的手,然後我立刻從這隻手把一枚硬幣變回來。


學這個流程時,我從沒想過可以以極近距離向一群小朋友展示這個魔術,但如今我成功了!對於聰明的觀眾來說,他們越是聰明,這個魔術的設計就越是引人入勝。

blablablog.net

since 2018 by Calvin Sze